芥子karaxi

不挑食,不弃坑,做我所能做

上课摸鱼,下课徒伤悲
最近作业写的脑袋疼。。。

占tag非常抱歉

最近沉迷吸帕,想画帕洛斯中心漫,全cp向,希望能有可爱的小姐姐小哥哥提供梗,什么梗都可以接受(除了all帕)要是能画出来大概是我这个帕厨此生最大的梦想了【咸鱼躺

这次是自然系
妆都很淡,刘海没救了,肩宽要死,没脸艾特,不想发微博,我就跑个图

【AOTU/安雷】施虐

*前言:上面不是正经的标题】已经很久没更文的我不知道这篇会不会撞梗,这只是我预谋(啥)的全文的一个小片段(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全文),就是想写这一段(๑¯∀¯๑)文笔不好大家注意吧
*邪恶骑士×暴君
*OOC
*稍重口

  整个大厅空荡荡的,金碧辉煌的宫殿瞬时变得冷清起来,索然无味。
  空乏。
  雷狮只觉得缺少什么,无论是被处刑的奴隶,还是花言巧语的臣子,都不能使他开心起来。
  他在想,现在要是有一个人拿着宝剑跑来造反,抓住他的头发,扼住他的喉咙,用恶毒地语气威胁着他,多刺激啊。下一步,拿着银制匕首划开了他的肌肤,抑或是捅进他的小腹,那样真实的痛感便会给他带来至上的刺激。
  还有痛苦。
  雷狮收回想法,与大多数昏君一样,与其劳累致死不如多享受点娱乐,他现在还不想去死,至少是现在。
  “国王陛下,安迷修求见。”侍卫跪在大厅中央,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哦?让本王看看第一骑士给本王带回来了什么好消息吧,哈哈哈哈!”雷狮在殿庭上大声放肆地笑起来。也不出他所料,安迷修没经过侍卫通传就直接走了进来,用他一贯对待国王的作风,冷冷地说话。
“**已经被歼灭了,全城覆灭。”
  “哦?那可真是个不错的好消息,那你给本王带回来的礼物是什么呢?”
  “没有。”
  “没有?按照常例你应当把战败国的财物以及。。本王能取乐的一切东西带回来。”
  “没有。”安迷修抬头似笑非笑地像是讽刺了他一下,“珠宝,奴隶以及妇女,烧的烧,杀的杀,没有留下一个东西。”
  屠城。
  安迷修这样一说倒是有些激怒了雷狮,本想着能有些新奇东西寄托乏味,这样一来更是让他吊胃口。
  造反。
  这是雷狮随后想到的可能性,虽然他刚才走神了一下但讲真他现在还不想死。
  “本王现在动一根手指头就可以至你于死地。”雷狮放在王座上的手指动了动,发出“咯咯”地响声。论打架,他也是不差的。
  “怎么?怕我造反?”
  下一秒安迷修就在原地消失瞬移到了雷狮面前,雷狮还没来得及起身就被摁在了王座上。
  不愧是第一骑士安迷修,身手果然不凡。
  “胆子挺大。”
  “多谢夸奖。”
  “但是本王可从来没给过你这个特权可以--随便靠近本王!”这次雷狮是彻底被激怒了,掐住安迷修的脖子就往外推。安迷修也不示弱,一把抓住雷狮的头发往相反的方向前进。
  毕竟是久经沙场的骑士,雷狮很快就败下阵来。“唔!”安迷修一手迅速掐住雷狮的下巴,立马给雷狮的表情塑了个型。“不过我想换个方式造反。”
  安迷修从背后抽出热流,装了个样子在雷狮脸上走游一番,随后将剑搁在了雷狮脖子上。轻轻一刀,脖颈处就多出了一道血痕,但不至于致命。“你。。。!”雷狮无言以对,向来养尊处优的他不禁觉得这一刀简直像要了他的命一样地疼,生怕多说几个字就要血管破裂。“很疼?哈哈哈哈。。。”安迷修在他耳边轻吹一口气,将目标移到了伤口处,有细丝状的血液沿着喉结流下,安迷修也不顾雷狮的想法就咬了上去,顺便舔干血迹。
  雷狮能感觉到安迷修微热的舌头触碰到了他的喉结,那种软软的,热乎乎的舌尖让他感觉到一种。。。
  侵犯。
  “安迷修,本王。。。命令你松口!”
  雷狮为了还手,狠狠地将指甲掐入了安迷修隔着薄薄一层衣服的皮肤,以解怒火。
  “下手真是重呢。”安迷修松开他,揉了揉肩骨,雷狮趁机就是一拳头上去,打得安迷修半懵。
  “谁给你的这么大胆子!”
  安迷修盯着雷狮看了好一会才重新恢复了他那霸道。
  “。。。。我呀!”
  “你!你再这样本王要叫人了!唔!”
  还没来得及叫安迷修就堵住了他的嘴。两唇相印,然后开始吻唇瓣。不,不是吻,是疯狂地撕咬。不一会雷狮就被吻得满嘴是血,咸而甜的血不断涌出,尝得越多便越是停不下来。雷狮脑子浑浑噩噩简直涨得疼,他没办法回吻,没办法像安迷修那样施虐对方。他先是紧紧抱住了安迷修一会儿,带着痛觉地享受了一番,决定好好回报一下安迷修。他抽出了安迷修背后另剩的一把剑-冷流,毫不客气地在骑士后背划出一条大口,一瞬间疼得安迷修猛拽了一把雷狮的头发。
  他们都只吭了几声,不做过多语言。
  然后开始互相施虐对方,冷流热流在对方身上划得到处是伤,以及安迷修兴奋之中拿热流在对方大腿上直戳了一个大口,遍布全身的咬痕,还有杂乱的衣物与他们两人交织在无序的鲜血中。
  “呼。。。安迷修。。。”
  “嗯?”安迷修舔了舔对方脸上的血痕,低头看着他。“嘘--不要说话。”
  “那你下次打算怎么背叛本王?”
  “当然是--挖你心脏了。”安迷修在他耳边轻声说。
  “那好,本王下次拿锤子把你的大脑锤开花。”
  血液,情欲,残暴,占有,交织在杂乱无章的衣物中。

END


对啦!没啦!
感谢观看!【鞠躬】
 

前几天跟笔爹 @筆畫數 的合绘
不知道图会不会被压缩,电脑打不开图就很气
色:p1笔爹
        p2芥子

让我跑一张

结婚是私心,我我我我就是想让他俩在一起/////

画的很草,但是瑞金绝对不草!

哈哈哈哈哈这个gay瑞画风不对【笑到打嗝

嘉德罗斯生贺!

p1p2是丹嘉生日小段子,很老的梗了【希望不要撞梗

p3拿手书封面凑个图

祝小天使越来越可爱!

幼童嘉德罗斯注意

嘉三岁+女装梗

并不打算上色的我

有大佬约合绘吗(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