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karaxi

不挑食,不弃坑,做我所能做
三次正在筹备高考,更新会很慢
文也写不好,画也有很多画风
是杂食,也混美漫圈
下次见到我记得催我去写作业

【雷安】喂,老师你还认识我吗

想了几天的师生梗,决定用我的小学生文笔写出来啦(〃 ̄ω ̄〃ゞ

Ω如果有错字或病句就。。多多包含  【?】
Ω纯手打码字,现编现发
Ω小学生文笔

废话不多说开始w

++++++++++++++++++++++++++++

我叫安迷修,是迷人的迷,是这所高校的数学老师,属于新教师吧,我来这所学校也没有几年。嘛...教书的话的确是很辛苦,但是想想能为人师长这种感觉也不错。
坏学生的话也会有啊,比如有一个叫雷狮的孩子,啊不,不能称之为孩子,是少年吧,一个脾气暴躁而且非常任性的...少年。
从高一开始直到现在高三,这个少年就没少在我的课堂上惹事过
。。。首先坐姿就从来没有端正过,然后也从来没有认真听过我跟他讲题,但是很奇怪的是每次的数学作业他都有交上来,而且错误很少近乎全对。
虽然有这个可能但是身为一名正直的老师是绝对不会轻易把抄作业的罪名加到学生身上的!
雷狮的成绩并不是很好,只是在中游徘徊,到时候高考的话考个二本应该没问题。
啊。。。虽然我这个老师是这样想的
但是雷狮是个很奇怪的少年啊。。
当我问道他以后想考什么样的大学的时候,他带着不耐烦表情跟我说:你就这么希望我快点离开你的班级?快点离开你的视线?
。。。等等,这个反问句是不是有什么暗含的意思?
可是。。
虽然好像有快要明白的感觉,但是又忽然觉得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三年来的师生生活很简单、很普通,我发现其实雷狮他并不是我最开始所想的混混学生,虽然平时态度很差,但是却是个宠弟狂魔。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这个少年的笑容,之前学校组织篮球队的时候他也有热情参加,年轻真好啊,虽然以前的我也有经常参加这种活动,但是自从一场车祸后就再也不能做这种活动了,啊。。说道车祸,似乎想不起来了呢,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车祸。
这个话题先放一放吧,脑袋不知不觉又疼了起来了呢。。
身为老师,也有避不了的私心呢,像嘉德罗斯、格瑞这样的尖子生,相比之下我对雷狮的管教更多,总之就是觉得可以让他改邪归正的那种想法,虽然一次次地被嫌弃。。QAQ
啊!说起来在我读大学的时候也认识一个姓雷的孩子呢!
叫什么。。。?
想不起来了。。。
可能这也是有一部分原因的吧,觉得很巧呢
啊...好累,明天也要继续加油啊

我是雷狮,恩...大概是你们所说的坏学生吧。
对啊,一个很笨的坏学生。
为什么要针对安老师呢?其实不算全是针对吧。
这个人啊,是个超级自恋的大笨蛋!
对啊,在上高中之前我是认识他的,他是我妈请的家教老师,一个年轻的大学生。
呵...这样的人也能教好我吗,当时的我是这样当着他的面讽刺他的。但是这个人。。。他笑了
笑得很温柔。。。
但是毕竟我知识接受的比你多啊,多少也有可以教你的啊。那个人说。
切。
当然,不否认,他人很好,也很帅,我是说比起本大爷还差一点!
我以为我们就这样补完课最后成为时间的陌生人,不,
后来我出车祸了
但是被撞的人不是我
有人推了我一下,不知道是谁,但是我向车辆急驶的方向摔去,那一刻真正感受到了死亡离自己那么近,能感觉到自己的眼瞳收缩到了最小。我感觉得到腰间一阵用力,然后摔了出去,向着远离车的方向摔去
血花渐起,一个身影从我面前倒下去。。在公路上翻滚了几下才停下
那个人。。。
那个人。。。
那个人浑身都是血,白色的衬衫上都是红色的液体
那个时候,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安静得可怕
替我挡车的人是安迷修
是那个笨蛋啊。。。那个时候都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喂,拜托啊,我只是个初中生,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
然后有很多人围过来,最后把他送到了医院。
他很命大啊,这样都活了下来
听说修养了一段时间,他也没有继续上大学,四处奔波工作。
在他住院治疗的那段我便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没什么理由,只是出于你们所说的内疚。是我提议要在补习期间跑出来玩的,也是我一个人低着头玩手机过马路的,他当时说的一些婆婆妈妈的话我也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真是的,为什么要救我啊这个笨蛋
以后的日子再也没有人提起过他,我妈又跟我请了新的家教,又老又死板的那种,整天戴着一副眼镜说些老生常谈的话,有时候会突然想起他,就会觉得胸口很闷,所以我尽量不去想他
刚上高中的时候竟然没想到又碰到了他!
啊这个笨蛋真是烦死了!
很巧。。
很巧。。。
我被分到了他的班。。
报名的时候,这家伙向我挤出一个笑容:同学,你好,我是安迷修,你叫什么?
切。
似乎被我的轻嘘弄得不知所措
但是不得不承认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感觉。。。那个时候心脏不存在了
这是什么?
奇怪的东西吗?
无论怎样感到后悔我都不会向这个人顺从的
很巧,似乎是失忆了啊
有点失落
所以至今的针对都是为了让他想起来,一点也好
我是说,如果想不起来,那我就道不了歉,那我岂不是一辈子都要活在这种悔恨当中了!

夏日的雨天是很闷热的,
从早上开始雨就下个不停,“啊...真脏...”雷狮把伞收进伞套里,跺了两下脚,地上的积水被来往的人群踩得四处飞溅,其中有一些也落在了雷狮的白色运动鞋上,“新鞋啊。。。”
“早啊。”一个令雷狮讨厌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雷狮转身正准备做一个嫌弃的表情但他突然停了下来,安迷修正捂着一个冰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啊,大概是最近熬夜多了,以前下雨也会头疼。”
突然觉得心口好不舒服,沉沉的
“跟我说那些伤口是怎么来的,我想知道”这样的话对雷狮来说是明知故问,但是他还是没由来地问了起来。
“啊这个是以前出车祸留下的”
雷狮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货没失忆!?
“哦...哦”雷狮移开他的视线,一时气氛尴尬得紧。
“问这样的问题也没关系的,毕竟我自己也记不清为什么会出车祸”
安迷修我擦你大爷!这种话就不要说了好吗!你诚心想气死本大爷吧!雷狮暗骂
“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想问我?有问题就问吧,虽然我大不了你们多少,但是至少知识接收的比较多,多少会解答你的,问吧”接着安迷修又挂上了他的招牌笑容
这货不能留。这是雷狮当时脑子里唯一的想法
“那就要借用你一个早自习了”
“咦?”
雷狮抓起安迷修的手腕向雨中走去,也不打伞,也不管安迷修的病情,他带他来到学校后院的树林里
“喂,雷狮,下雨天站在树下是很危险的!”安迷修用拿着冰袋的手背蹭了蹭脸上的雨水
“这件事我道歉,还有一件事。。”雷狮突然松开手
“对不起”雷狮突然抱住他,这让安迷修一时不知所措。
雷狮发育地很好,他的身高要比比他大好几岁的安迷修高半个脑袋,被雨水打湿的头发有一部分蹭到了安迷修脸上,因为被抱着所以他看不到雷狮的表情
“那场车祸...我很抱歉....”雷狮慢慢睁开眼睛,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紫色的眼眸就像从水里取出的紫水晶,上面还有未干的水珠。
“.....”安迷修微微眯起眼,好像有点想起来了,混乱的场面,一阵剧痛从腹部传来,他看到红色的血液从自己的身体里被挤压了出来。那个时候他是不后悔的,那个时候他想,有着这么美的眼睛的人怎么能让他死去,不然这个世界上就又失去了一片美丽的星辰。
“啊....我想起来、了。。。”说罢安迷修晕了过去。
++++++++++The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为我这个文渣献出了你们宝贵的时间QwQ真的太感谢大家了!

PS:雷狮的那句这货不能留只是句玩笑话,跟最后安迷修晕倒没有关系,只是安哥失忆了,一时想起来有点刺激大脑,加上他当时偏头疼(๑•́ ₃ •̀๑)

评论(2)

热度(30)